发奋识遍天下字,
立志读尽人间书。

《喜鹊谋杀案》书评

《喜鹊谋杀案》书评

2020.8.14读完《喜鹊谋杀案》。

马尔克斯在《活着为了讲述》中曾提到,“我掌握了一个构思和写作故事的好办法:笔下写的是一个故事,讲给别人听的则是另一个故事,两者平行,不剧透实质内涵”,即“虚构的虚构”。这是在很多阅读的书籍所感受到的技巧,平行的两个故事。在《喜鹊谋杀案》中也运用了这种方法,诸如碟中谍,画中人等等,这是迷惑读者有效的方法,但只能用一次,多了就不有趣了。

文中的主人公使用倒叙手法回忆这《喜鹊谋杀案》给她带来的人生转折,我们将在她的视角去走进这本书,再离开这本书的世界。“在我看来,我无法拒绝一本精彩的侦探小说:跌宕起伏的情节、错综复杂的线索、巧妙地转移视线,还有进入尾声后把所有的谜底解开。”这是大部分侦探推理小说所具备的骨架,作者运用各种花样添加侦探或者警察、嫌疑人、受害人、相关的阻碍人以及犯案动机等,随着社会问题的复杂化、精细化,很多推理小说弱化了作案手法,强化犯案动机突出人性善恶,这是目前对亚洲和欧美这类小说之间区别最大的感悟,或许还需要更多书籍来探究真正的不同。一般小说,如果在导言或者序中出现对本书的简介,那就没意思了,小说要求的就对故事情节的出其不意,作者费心写一本书,希望很多有好奇心的读者在他的引导下走进虚拟人物的世界;推理小说则一般很少,哪怕前期作者运用不同手法代入这件故事时,千万不能暗示、提醒读者,如果是错误的引导那是优秀的转移视线,但一旦读者有了对结果了然于心的想法,读与不读也就在一念之间,当然并非是读者一开始猜对了,而是一开始就带着知道案件结果再去直接找到最后真相,省略中间过程,那其实味道就变了。

《喜鹊谋杀案》的故事开始了,“一场葬礼即将举行”。小镇上的玛丽·布莱基斯顿被电线绊倒后从楼梯摔下死去,这是她的葬礼。关于玛丽众说纷纭,她生前的疑神疑鬼、死亡原因和每个人的关系,都蒙上了一层阴影。那个独自生活的园丁布伦特发现了摔下来的玛丽,叫来了雷德温医生,并确认她的死亡。玛丽的死亡像是一条导火线引发了一系列与利益相关的人的变动,本来一场简单地意外变成了每个人都有可能参与的谋杀案。受害人玛丽,是这个小镇上的幽灵,总是可以探听每个人不为人知丑陋的一面。她用她的日记记满了几乎对所有人恶意的观察。

马修·布莱基斯顿,他是玛丽·布莱基斯顿的丈夫,也是两个男孩罗伯特和汤姆的父亲。因为汤姆曾经落水而亡,加上他无法忍受玛丽对马格纳斯至高的崇拜等问题,两人分居。在玛丽葬礼上,那个穿着黑色外套带着黑色帽子站在人群最后的中年男人就是他。他恨马格纳斯带给他的自卑,恨他以和孩子们玩探险寻金游戏淹死了他的孩子汤姆。在玛丽死去的那一天早上,被外面喜鹊的叫声惊吓醒,给她打电话,时,她死去了。在马格纳斯被谋杀的那一晚,并且曾经去找过他,问了莫名其妙的问题“你真的认为是我杀了你那只该死的狗?”而赶走了他,因为气愤第二次过去时发现了他的头被砍掉的现实问题。

玛丽的唯一儿子罗伯特,因为母亲在派伊府邸当管家的原因从小在府邸在的木屋里长大,并渴望逃离母亲的控制下。服役后在汽车维修部门做修理工,在酒吧喝酒卷入一场争斗又回到玛丽身边。玛丽死前,曾和他发生争吵,以至于罗伯特说“我真希望你摔死算了”,三天后玛丽应证了,流言蜚语来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被怀疑与母亲死亡相关联的罗伯特也难逃第二个谋杀案的嫌疑人,马格纳斯是不是发现了罗伯特的秘密?

乔伊,罗伯特的女朋友,为了帮他洗刷杀害母亲嫌疑人的污点,乔伊向庞德寻求帮助。他们相爱并订婚了,然而他母亲拒绝承认婚事,在他母亲死亡后因为罗伯特曾经气恼诅咒的话让他们无法在这里立足。她希望有名望的庞德出面调查这桩案件,声明意外,换取他们的风平浪静。即使庞德拒绝了,但乔伊仍然坚定站在罗伯特身边,并悄悄给马格纳斯寄信威胁。

和玛丽的雇主马格纳斯·派伊是姐弟关系的克拉丽莎,在她25岁时父母车祸去世,根据家庭要求房子和财产都归第一个孩子所有,爵位由男性继承,从此她被迫身无分文地搬离。“汝不能杀戮。”然而,玛丽的死让马格纳斯失去了一个好管家,好厨师,他让自己的妹妹(其实是姐姐)来管理这个庄园为他服务,这是多么可怕的消息。和他生活了20多年的亲人,转眼间因为利益关系竟然让她为奴为婢,克拉丽莎·派伊闪现着复仇的怒火。转眼间马格纳斯被谋杀。老埃德加·雷纳德在离世之前向雷纳德医生吐露出他在梅里尔爵士的胁迫下按照他的要求调换了两个孩子的出生日期,完成由长子继承府邸的愿望。她父亲逼迫接生医生说谎的真相克拉丽莎早就知道了,她弟弟马格纳斯夺走了她的一切。

弗朗西斯,马格纳斯的妻子。首先怀疑管家玛丽和丈夫马格纳斯存在隐藏的关系,其次她觉得丈夫可能发现弗朗西斯在外面偷情的秘密,以至于恨上了他。情人杰克引导她,以马格纳斯某天在庄园里不明原因发生意外离世、她成为继承人的想法诱惑着她。马格纳斯对她有强烈的占有欲,他曾经拿着那把剑砍她的自画像就像他可以随心所欲伤害她一样。正在她回家的这时,马格纳斯被谋杀。谋杀亲夫,卷产私奔。这是常见的动机。

追求自然主义的牧师罗宾和妻子汉丽埃塔同样痛恨马格纳斯无情无义地买卖林地建造房屋,他们因为在丁格尔幽谷里全身赤裸享受自然主义的时候,妻子无意中踩到了有毒植物而去向医生寻求毒扁豆碱药物治疗,(当然他们不知道这一切被玛丽撞见)。小剂量的可以治疗植物中毒,但大剂量的可以杀死一个人。这个是否与两起案件有关呢?

约翰尼·怀特海德,古董店店主,曾经因为收售赃物入狱三年,并且仍然和团伙的人保持联系。在被玛丽发现了他的秘密时,他以否认的态度赶走了她,并且约见了团伙成员,他是否和他们做了交易,想要甩掉玛丽这个大麻烦呢?

一个在医院工作可以使用打印机的弗韦太太,因为痛恨马格纳斯要把丁格尔幽谷林地卖给拉金盖德沃建造现代建筑,毁了这一切美好,而在谋杀当天偷偷给他写了一封抗议信。

《喜鹊谋杀案》的男主人公侦探阿提库斯·庞德,一名二战中的德国幸存者,从一名警察变成一名协助警察破案的私家侦探。因为体内肿瘤恶化,只剩下三个月时间的他打算在生命最后一刻度过余生。然而,助手弗雷泽引见了乔伊后,一开始以没有合适身份的借口介入而拒绝她,却在某一天看到玛丽的雇主马格纳斯接连死去,一个地方死去三人,世界上没有任何不明原因的巧合,朋友警探雷蒙德·丘伯的参与,以及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参与了案件的调查。“生命中的一切都有一种模式,巧合只是这一模式短暂地显现。”

在玛丽日记记录了由于玛丽的哥哥患有唐氏综合征,她担心这种病会遗传到孙子孙女上,才会拒绝乔伊和罗伯特的婚事。但真实原因是罗伯特有杀戮的冲动。他杀害了送给弟弟的狗贝拉,经常和弟弟打架。玛丽亲眼看见罗伯特杀害了汤姆,因为他嫉妒弟弟找到了金子。她抵触婚事的原因是担心儿子的疯狂会伤害周围的人,“她和一个她深知心智严重失常的儿子生活在一起。她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他。她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从不让他离开她的视线。”为了控制罗伯特,她把罗伯特的真面目和所有事情以信的形式寄给了马格纳斯,并要求如若她发生意外就可以打开知道真相。她把这件事告诉了罗伯特让他无法杀了她。这就对上了马修在最后一刻见到马格纳斯所遇到的问题。玛丽是失足摔死的,但是罗伯特在面对众人的怀疑以及自己命运被掌握在马格纳斯手中的恐惧中,他打算去寻求谅解。在冲动之下,他拔下了剑砍下了马格纳斯爵士的脑袋。他只对乔伊说:“我这么做是为了你。”这种具有杀戮症的杀人狂以一种道德绑架为自己的残忍找借口,可怕而卑微,他不懂真正的爱。庞德最后服用了从克拉丽莎那里拿走的那瓶毒扁豆碱,以自杀这种不痛苦的形式结束恶性脑瘤的折磨,希望葬身在丁格尔幽谷。

这是文中开头一个叫苏珊·赖兰的女人正在看的《喜鹊谋杀案》这本书全集,然而,其实在庞德真相未被揭示时,缺少了几章,她发现这本书的作者爱伦·康威死了。苏珊,是三叶草图书公司小说部门的负责人,虽然喜欢看侦探小说,但并不喜欢爱伦这个人。爱伦的遗书被寄给查尔斯,他似乎是从家里塔楼跳下去自杀的。在遗书里表明给查尔斯留了一笔财产,并希望出版未完成的书稿等等。在调查《喜鹊谋杀案》最后几章情节的过程中,爱伦的自杀案变成谋杀案这一想法越来越清晰。本来要将遗嘱的继承人改变却来不及改就自杀?爱伦还在自杀前一天定了老维克剧院的票,安排了会议、午餐,预约了理发和网球比赛?在拜访爱伦家时,站在塔楼露台边缘上的一瞬间以为詹姆斯·泰勒会将苏珊推下去。两个很熟悉他的人,他的律师和他的姐姐,坚称他不是那种会自杀的人。这是案中案。爱伦将现实里的人物写进《喜鹊谋杀案》,每个人都扮演各自角色,他扮演的是那个被谋杀的马格纳斯庄主,结果在案件没有揭示真相时,这本书的作者以迷惑人的自杀的形式被谋杀了,现实中出现的嫌疑人也像他写的这本书一样,每个人都有可能,他的情人兼要改遗嘱继承人的同性恋男朋友詹姆斯·泰勒,与他发生冲突的邻居约翰尼·怀特,他的前妻梅丽莎,和他一拍两散的姐姐克莱尔,爱伦将偷走的《死神在踏步》故事作为《暗夜的召唤》的素材与之相关的原作者唐纳德,因为书名与他发生冲突的三叶草图书公司CEO查尔斯(苏珊的上司),曾经被抢走女友(前妻梅丽莎)的安德鲁(现任苏珊男友)等等。有时候在看苏珊分析这些嫌疑人时,想到阅读曾经的嫌疑推理小说出现的情节,以为这又是布的一个局,凶手往往是不经意的人,会不会就是苏珊自己,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这种大转折一定是非常有趣的。加上在这本书最后曾经写着“我以前是侦探,而现在是凶手。你知道吗?我想,我更喜欢现在的身份。”这种迷惑读者的手法也是出人意料。种种一切都证明,有名的写谋杀案的侦探作家被人谋杀了。

“阅读侦探小说是一回事,成为侦探又是另一回事。”一个不如庞德有资深侦探经历的女人,一个编辑者,因为好奇因为直觉,抽丝剥茧,竟然找到了最无法面对的真相以及背后的秘密:爱伦其实是痛恨写侦探小说的。有的作者可能本就擅长写侦探推理小说,但是本心想创作的是与之迥然不同的风格。就如反映文学阶层的《阶梯》,“他责怪阿提库斯·庞德挡了他的道,毁掉他的一切”。从他创造阿提库斯·庞德这个人物的那天起,爱伦就一直在策划以自己的书自我毁灭,用这九个书名中的首字母缩略词拼出了两个单词:一个异位字谜。同时,他打算在下个星期去参加西蒙·梅奥的节目的时候,向全世界公布他一直以来对创作侦探推理小说的痛恨的秘密。为了使得三叶草图书公司卖出更多的书籍,为了赢得更多关注,为了组织爱伦的行动,查尔斯杀了爱伦。在读过《喜鹊谋杀案》后,利用爱伦为故事创作的遗书偷天换日,造成爱伦自杀的假象。在《犯罪调查之景观》中,利用庞德写给詹姆斯·弗雷泽的信,以得了癌症的庞德的自述掩盖现实爱伦的遗书。

查尔斯无法说服苏珊隐藏真相,归属他的阵地,在欺骗苏珊给他几天时间整理事情的时候,用艾伦的《阿提库斯·庞德案件调查》获得的金匕首奖的奖杯重击了苏珊的后脑勺,就像《喜鹊谋杀案》中罗伯特从背后砍下了马格纳斯的头一样,他们都是毫无人性的杀人犯,接二连三。他还要计划活生生地烧死苏珊,狠狠地踢她,踢断了肋骨。而最后,被安德鲁解救的她站出来揭开了爱伦的秘密,像个侦探一样揭开了一切真相。

“在他的杰作《犯罪调查全景》中,阿提库斯·庞德曾写道:你可以把真相想象成某片幽深的山谷,从远处眺望也许看不见,但它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抵达那里的路途有许多条。一条不确定的路线虽然最终发现并不是你要走的路,仍然能带你接近目的地。在侦破罪案的漫漫长路上没有白走的旅途。”

——欢子随笔

注:封面来源于网络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赶牛的书生 » 《喜鹊谋杀案》书评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