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奋识遍天下字,
立志读尽人间书。

老舍《四世同堂》书评:宁死不当亡国奴

老舍《四世同堂》书评:宁死不当亡国奴

一句话读后感:宁死不当亡国奴。

一、文笔简练,老舍先生不愧是大师

例如,冠晓荷一家人出场时,仅仅用了几段话的功夫,就把冠晓荷、大赤包、尤桐芳、高第、招娣写得栩栩如生,好像就站在咱们面前一样。一个大写的”服“字。

二、栩栩如生的老北京

现在的北京已经不是当年的北平,现在的北京是一个连北平人都不认识的北平。这次国庆节去开平看碉楼,开平有个立园,就是一旅美华侨依照红楼梦大观园的样子修建的。如果有人想重绘一张老北平地图,或者重修一个北平城的话,好好读一下《四世同堂》。

1949年,傅作义将军不想当历史的罪人,让这座古城免受炮火侵袭,完完整整的将古城保留了下来。未曾想三年之后的1952,就开始了浩浩荡荡的拆城。好好一座城,没有毁于战火,毁在了人民群众自己手里。梁思成、林徽因呼号奔走也没有挡住。遇大事见人品,郭沫若一心拍我党的马,主张拆城墙,说了好些话。题外话:老郭真不是个好鸟,后来挖明定陵也是他搞的鬼,很多珍贵文物灰飞烟灭。好人不长命,坏蛋活千年。老舍投了湖;郭沫若却被党保护的很好,活到八十六岁。

对北京风俗的描述,简直就是一幅工笔画,不厌其烦的细细雕琢。七夕晒衣服,中秋节的兔爷儿,常二爷春节守岁。各种小吃豌豆黄,爱窝窝,玫瑰枣儿,柿饼子,天津萝卜,油条豆汁儿,酸梅膏,八宝荷叶粥……写不完。北平的春景,秋景,什刹海,北海,划船的,溜冰的,不能胜数。

后来读了李敖的《北京法源寺》,两相对照,很有意思。李敖笔下的北京城更像是从历史中走出来的,老舍笔下的北京城更加生活化、柴米油盐。

三、想不明白的几个地方

1.祁天佑的死

过程:铺子里的生意被日本人控制,被汉奸讹钱,被揍了一顿、游街示众,自己喊“我是奸商”。醒来之后晕乎乎的出了平则门,投河,死了。

整本书里祁天佑着墨不多,从出场到去世,都是一个老实本分人形象。不像祁瑞宣、钱默吟这些人变化那么大,一步步的成长、反抗、斗争,经过一件件事情的教育和洗礼,变得越来越成熟。游街示众醒来之后,没有想到回家找一些温暖?老父亲还在,老辈人尽孝送终的观念十分浓厚,可以说是根深蒂固,再想不开也要顾着这一层吧。怎么就自顾自的投河了。

天佑的命运和老舍本人就很像。老舍也是被红卫兵批斗游街,不堪凌辱投湖自尽的。可能大家还不知道,老舍出身的地方就是“小羊圈胡同”,写小羊圈里人物的故事,就是写他自己的生活。

这段文字,不知道是不是和老舍死前的心境一样:“河水流得很快,好像已等他等得不耐烦,水发出一点点的声音仿佛向他低声的呼唤呢。很快的,他想起了一辈子的事情;很快的,他忘了一切。漂、漂、漂、他将漂到大海里去,自由、清凉、干净、快乐,而且洗净了他胸前的红字。”

2.尤桐芳炸死的那一出还可以写的更加精彩

借祁瑞丰的视角写了这一出戏,若霞中弹,尤桐芳死命护住,没有机会拉响手榴弹。小文一椅子劈出了日本人的脑浆,钱默吟老先生在角落里冷眼看着,丢出手榴弹炸了。本是惊心动魄的一折戏,在祁瑞丰眼中看来显得雾蒙蒙的,看不真切。

写人物、写心理、写老北平的风俗物件,老舍是大师。但这种大场面的调度,层层铺垫最后图穷匕见,还是差一些。若换做金庸先生来写,必定是荡气回肠;若要拍成电影,让林超贤上。

YY一下:层层安保围成铁桶一样,钱先生提前2天入场藏在梁上,才将两枚手榴弹带进去。给尤桐芳一枚,用作炸死日本鬼子;留一枚给自己,用于逃脱不掉时结果自己。细节方面,台上做戏的、台下观众、幕后候场的,仔细细的写过来,众生画像各种嘴脸。日本人一响枪,原计划打乱。小文师傅的拳脚功夫,搏命打法全然不顾自己,专门招呼日本人,椅子劈翻一人,打倒若干人,最后冲着最大的日本官过去,没能打死咬下半只耳朵。最后高潮,钱默吟丢下手榴弹,炸死一片。现场乱成一锅粥,钱先生趁乱出来,走的什么路线,在哪里歇脚。回忆了一下,尤桐芳、若霞断断保不住,但一想日本人的损失心里很畅快。

整本书看下来,都在被日本人欺负和压榨,只有这一节是全部灰暗调子里面小小的胜利。确实应该大张旗鼓的写一写。

3.有些人物的下落没有交代清楚

英国使馆的富善先生—方六出狱之后交代了一下富善先生转狱,直至到最后日本人被打败,富善先生再也没有出现过。富善在北平呆了大半辈子,自诩为最像中国人的英国人。如果日本战败他能够出狱的话,是非得回北平不可的。最有可能的潜台词:富善先生在狱中被秘密杀害,以减轻日本人罪行在国际上的影响。

小羊圈的刘师傅—刘师傅给人扎大棚为生,也会舞狮子、会一点拳脚。在瑞宣的鼓励下,逃出了北平,参军报国。祁瑞宣每月送六块钱给他太太补贴家用。北平困城之后,祁瑞宣自己家庭的用度都没有着落,这一点点补贴也越来越困难。幸亏刘太太也不是等闲之辈,和他丈夫一样有胆识。去张家口做生意,换得了一些粮食回来。北平光复之后,刘师傅回来没有?是为国捐躯了,还是活下来见到了太平。

陈野球—钱默吟的小舅子,算是个文化人吧。一大家子八个小孩要养活,为一口饭吃出卖灵魂当了汉奸。自己也挣扎也痛苦,抽上鸦片烟,八个孩子也没有这么管(他自己也没脸管)。八年抗战过程中,孩子们都长大了,瞧不起他们的爸爸,他们的爸爸是汉奸!流落街边抢了瑞宣手中的油条,像野狗一样啃食。再往后面就没有交代了,死了?走了?有没有一个孩子管他?

原文链接:书评:《四世同堂》—老舍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赶牛的书生 » 老舍《四世同堂》书评:宁死不当亡国奴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