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奋识遍天下字,
立志读尽人间书。

书评 | 日光与流年

书评 | 日光与流年

《日光流年》

从去年开始我开始断断续续读阎连科的《日光流年》。不得不说这是一本“难读”的书,“难读”在于小说情节的设置以及阎连科小说一贯的苦难基调。小说的情节在这里我不赘述了,想要了解的同学可以自行阅读,在这里我想就我个人的阅读体验,做一点发散性的阐述。

首先是本书的几个缺点:

1.比喻的滥用导致的叙述乏力和审美疲劳

具体体现在语言质感的粗糙上,大量不恰当,或者重复的修辞。最有代表性的就“什么什么样”,令人生厌。

2.奶与蜜一章中圣经出埃及记的应用有点突兀

从题目看出作者可能从圣经创世纪获取了灵感,想继续使用圣经来赋予作品更深层次的意味,但是这里的使用有些突兀。

书评 | 日光与流年

阎连科认为现实比小说更为荒诞

除去这些明显的不和谐因素,这部作品是一部罕见的诚意之作。

它对于人类生存意义的讨论,对于乡村权利的书写,对于爱情的描摹,无一不是野心勃勃。

阎连科将小说的主要地点置于一个偏僻的乡村,一个中央集权的真空地带,一个乡镇管辖的飞地,进而在这样一个近乎密闭的乡村中讨论权利和伦理,情感和生殖。

在最后一章,对于蓝四十和司马蓝之间的情感描述是那么的纯洁朴实,仿佛在阳光下仔细端详一块通透的白玉,那幽暗的光芒令人心醉。

这是沉重与轻盈并置,苦难与欢乐相随的故事。小说的叙事安排是倒带式的,最后司马蓝等一众孩子的葬礼游戏是神来之笔。游戏与现实的重叠,有一种强烈宿命感,或者说这本书都洋溢着一种人类无法战胜死亡的宿命感。西西弗斯尚且可以从推石中获取存在主义的光芒,但三姓村的人却只能从卖春和卖腿皮等一系列丧失尊严的行为中获取那短暂的日头。

日光千古照耀,而日下耕种的人,尘归尘,土归土,再也无法寻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赶牛的书生 » 书评 | 日光与流年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