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奋识遍天下字,
立志读尽人间书。

《穆斯林的葬礼》书评:一部悲凉与惊艳同在的传奇

《穆斯林的葬礼》书评:一部悲凉与惊艳同在的传奇

很多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在新华书店邂逅了《穆斯林的葬礼》,铁锈色的丝绒封面,是我喜爱的凝重,是我喜爱的质感。

封面上赫然印着白字——“霍达”,给我一种震悚的直觉,直至日后我每翻开此书,便是久不释卷,为这部悲凉而惊艳的传奇多次凝噎。

单单从书名来看,很多人会认为这是一部讲述穆斯林信徒日常宗教活动的纪实文学。

实际上,“穆斯林”既指韩子奇及其家人皆为回族,又指主人公对于信仰、生活的虔诚精神。

而“葬礼”的涵义十分丰富。一指新月的死亡亦指新月与楚雁潮爱情的泯灭。二指梁亦清、韩子奇一生视玉如命,最终却与玉的诀别;三指梁新月与楚雁潮、韩子奇与梁冰玉、韩子奇与梁君璧、韩天星与容桂芳、韩天星与陈淑彦,他们之间的爱恨纠缠最终皆以悲剧收尾。

从小说情节来看,故事的主线有两条,插叙进行。一条是韩子奇乞讨流浪,结识恩师,为师复仇,建奇珍斋,名誉北平,娶妻得子,携玉逃难,流浪八载,情见玉儿,携女归途的人生历程。一条是新月考取北大,逃离母亲,勤于学业,邂逅初恋,因病而亡与爱人诀别的成长历程;

这本小说颠覆了传统文学的保守观念,以绝美绮丽的笔调,描绘了韩子奇与其师父之女梁君璧的“兄妹恋”,书写了韩子奇与君璧胞妹梁冰玉的“婚外恋”,简而细腻地展现了韩天星与容桂芳、韩天星与陈淑彦之间的“三角恋”。

与此同时,作者用生之分离、死之诀别,强力地演绎了楚雁潮与韩新月之间凄美凉薄的“师生恋”。“凄美”在于纯净不染纤尘、善良而充满希望的北大高材生韩新月,因重病被迫与爱人诀别,红颜何等薄命,令人心碎。“凉薄”在于世事凉薄,由于梁君璧对汉人和“回回”之间的爱情偏见,再加上封建礼教与民族信仰的差异,生生地拆散了楚雁潮与韩新月的倾城爱恋,想必这也是夺新月之命的利器。

这世间,遗憾大多是因爱而生。爱情本无关年龄,而三毛与王洛宾的“忘年恋”最终却换得“只恨此心,未能与君同”。爱情本无关身份,而才女张爱玲与汉奸胡兰成的爱恋最终却换得一句轻叹“我将只是萎谢了罢”。

爱情亦本无关民族,韩新月和楚雁潮,他们用自己最纯粹的爱,守护着久处不厌的温柔心动,珍藏着心照不宣的美好情愫,他们追逐同一个目标,在未名湖畔将爱情升华。

然而他们的爱情却遭到伊斯兰教规的无声谴责,遭到梁君璧的百般阻拦,遭到了病魔的侵袭……最后,韩新月还是死了,楚雁潮以超越民族信仰的仪式,在新月冰冷的尸体上,完成了彼此的初吻。他在新月的忌日,轻柔地拉了一首如怨如慕的《梁祝》。这是新月和他,共爱的曲子,化蝶双飞的那段,是他和新月深种心底的梦想。

天国,新月朦胧。人间,琴声飘渺。

新月之死,与林黛玉之死有异曲同工之悲,表面上皆是因病、因爱情而亡,实际上,不光是她们,还有从前无数的青春少女,都是为封建礼教而殉葬的。

大抵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人或物活生生地撕碎在人眼前,因为我们都难以接受美的幻灭,所以便觉得沁骨的悲凉。

这本书的点点滴滴都让人心痛,仿佛一切近在咫尺的美好都是缥缈的。依稀记得亨特太太准备好丰盛的圣诞大餐等来的却是奥立弗的死,死时他的手里还捧着鲜红的玫瑰;楚雁潮和新月终于编译完的书稿换来的是出版社毁约,新月生命中最后一个梦想也没能得以实现……

过去的生活已经过去了,新的生活终将开始。我宁愿记得楚雁潮给新月拍的电报上写着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我宁愿记得梁亦清雕琢“郑和下西洋”时专注的神情……我宁愿只记得一切美好。

新月,死了一个新月,还会有千千万万的新月,新的新月,不正是一个未来、一个希望么!这轻轻一笔,在这悲剧中,岂不是莫大的慰藉。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赶牛的书生 » 《穆斯林的葬礼》书评:一部悲凉与惊艳同在的传奇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