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奋识遍天下字,
立志读尽人间书。

书评《第二性》:不止单单为女性

“想想也真可悲,”米什莱写道,“女人,这个相对的人,只能作为夫妻中的一员来生活,她往往比男人孤独。他广交朋友,不断有新的接触。她若无家庭则什么也不是。而家庭是一种摧残人的负

担;它的全部重量都压在她的肩上。”——西蒙娜·德·波伏娃

书评《第二性》:不止单单为女性

《第二性》出版后,波伏娃成为了一个特定的符号。

提到国际工人运动,就会难以避免的提到马克思,恩格斯以及《共产党宣言》;提到希伯来人就会提到摩西,《圣经》,和其中的出埃及记。提到女权运动不得不提到《第二性》和波伏娃。

《第二性》最大的特点就在其科学性,而全书的终极内涵则是为女性下一个定义,以及探寻出一条女性的解放道路。

何为女性。

按照常规定义,拥有女性特征的人类则是女性。但是这样的简单的定义并不足以令波伏娃感到满意。就如同她在书中的一般:“女性不是天生的,而是造就的。”在《第二性》的第一节中,波伏娃就提出了男性的天然属性受改造明显少于女性的观点。

简单来说就是:男性在人类社会中更加自由。而女性身上的社会烙印则更加沉重。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女性行为特征中有百分之八十的社会性痕迹,如果不将这些行为特征加入进女性的定义中,那么女性注定难以认清自己的现状,甚至难以认清自己作为人类所理应拥有的权利。

即便现如今已经步入人权社会,社会中仍旧不乏缺少权利意识的女性。而与百年前不同的则是多出了一群拥有极强“权力意识”的女性:女拳主义者。

这两种都并非是理想状态下的自由女性。前者依旧如同被过去的残酷法则所约束而不自知,后者则意图成为过去残酷法则的继任者。这两种过于极端的方式并无法为争取女性权利提供任何帮助,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们:唯有顺应时代的潮流才有可能获得胜利。

文明社会的进步,体现在权利的合理分配。而获取权利的前提,则是承担相应的义务。在男权社会,女性的社会义务被剥夺。女性只能作为男性的附庸。这也是《第二性》书名的由来:女性向来是作为男性附庸的第二种性别。

这种对其社会性义务的剥夺,实际上类似于人类对于动物的驯养。人类将山中的野狼训化成了家中摇头晃尾土狗,将石上的灵活的岩羊驯化成了家中温顺的绵羊。

而男性,则将母权氏族中占据统治地位的女性驯化成了家中的奴仆。

书评《第二性》:不止单单为女性

这种驯养的基础,则是女性缺乏在社会中的经济来源与生存条件。波伏娃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女性想要获取权利,寻求解放就必须寻求经济独立。

从公元前8世纪城邦制的古希腊,到19世纪《拿破仑法典》治下的法国。女性始终被排斥在公民范畴之外。极其漫长的男性统治使女性地位的提升受到极大阻碍。

工业革命的产生以及战争的爆发为女性解放提供了一个契机。生产力的发展使女性得以在工厂之中进行操作,战争的爆发则使男性劳动力大量流失。这两点使女性进入社会工作变得顺理成章。

而这些才只是开始。女性的解放至今仍未彻底完成。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依旧使用着中世纪的传统要求着我们身边的女性,依旧会有人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女德班中去研习三从四德。

书评《第二性》:不止单单为女性

的确,男性与女性有着不同,但也有着更多原始的相似之处。甚至说哺乳动物(包括人类)仍旧有着性双向潜能的迹象,比如说雄性的乳腺和雌性的加特那氏管都是有着异性性特征的身体器官。

男性与女性之间的不同,更多是由社会造成的。人类在本质上并无不同,只是在个体上有着细微的差异。但是这种差异,并不能单纯的按照地域,肤色,人种,性别来进行简单粗暴的分类。

每一次简单粗暴的分类,都会加深整个社会对特定群体的误解。

“物种的永恒性,要求个体的有限性。”波伏娃在《第二性》中如是说。因为人类能够思考,记录以及交流,所以这种永恒性得以被无限的放大。这种永恒性也注定了人类个体思维的有限性:我们注定无法通过一己之力来改变整个社会的弊病与偏见。

但是,如果人权主义者的人数再多一点,或许世界会发生不一样的改变。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赶牛的书生 » 书评《第二性》:不止单单为女性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