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奋识遍天下字,
立志读尽人间书。

书评: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村上春树的文风给人一种平淡又安静的感觉,似乎在书中可以找到人生和世界秘密。书中的架构是神幻奇妙的,现实与幻想穿插,文中的主人公就像拥有多个分身,连起了现实与幻想的两面。

好的作家常常能将比喻写得准确而且生动骇人,在《且听风吟》中村上春树曾用狡黠的猴来描写叔父,文章的这个比喻便是最好的例证。《且听风吟》的开头首先介绍了写作这件事,然后慢慢的叙述展开。尽管作者对任何事情都持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却在文章中的“我”填入了自由随意的生活和思想,这种自由有时给人一种文章读起来毫无意义,不知道要讲什么的感觉,但又着实吸引读者去期待这样平常的生活中究竟会发生什么不一样的转折。村上春树以这样的方式将读者带入到一个虚拟的但又真实的世界中。在读小说的过程中,让人每次都看到不想再看,但是合上书又无比的期待故事的走向,冥冥之中让我们觉得似乎有更多秘密藏在书中。

书评: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且听风吟》第二章只有一句话,“故事从一九七零年八月八日开始,结束于十八天后,即同年的八月二十六日”。但是其中涵盖的内容不容小觑,作者的生活充实且缓慢。《且听风吟》这本书要比《海边的卡夫卡》薄很多,不过这本书在短短的十八天写尽了最大可能能够发生的事情。故事的开始像刑事案件的时间,似乎在提醒读者在这十八天里注定要发生些什么。

两本书中的主角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书中的“我”小时候是一个十分沉默寡言的少年,自从医生对“我”说“文明就是传达”以后,十四岁那年高烧后便不再口吃。而在《海边的卡夫卡》中本来伶俐的中田昏迷不醒,自此头脑就不是很聪明,之后便发生了十五岁的少年要离家出走去寻找的故事。《且听风吟》的“我”和她独处却什么也没做。田村卡夫卡在樱花家也是同样。而两本书中的几个人物链接的线索也总是那么一二处,鼠与“我”之间在强调着约翰·肯尼迪,更有一件神秘的事情是关于田村卡夫卡他究竟有没有杀人。而在《且听风吟》中,我究竟有没有遇到酒吧里的女孩,进而引发感叹生活中总是有一些事情不知道有没有发生,就像丢了的东西怎么回忆都不知道在哪,明明记得的地方就是找不到,在记忆中也是一片混沌。在《海边的卡夫卡》第二十七章中,我做了个噩梦。我成了一只硕大的黑鸟,在森林上空向西飞去,而且身负重伤,羽毛上粘着块块发黑的血迹。这里的黑鸟在书中极像那个叫乌鸦的少年,而这是一个噩梦。鼠的父亲对鼠而言是模糊的存在,一如田村卡夫卡的父亲。与此对应的是,在《且听风吟》中也表现着主人公成长的一部分。例如,“我”将内心所想事项只说出一半,有一天发现自己果真成了仅说一半话的人。在《且听风吟》中依稀可见佐伯的意向,36章结尾处,“妈妈,她做梦似得悄然低语,她睡过去了”。在22章中,我曾拿猫做实验,并且罢课游行。在《海边的卡夫卡》中,佐伯的恋人死于那个年代,而拿猫做实验的则是田村父亲精神上的人物乔尼沃克。《且听风吟》中主人公在东京娶妻生子,过着平静的生活。就像十五岁的少年经历一番风雨,不过最终还是要回到原来的场所,平静的现实。这不由让人想起另外一本关于成长的书《芒果街上的小屋》中,埃斯佩朗莎曾说,出去是为了更好的回来,柬埔寨的巫师总是要告诉她,你终究还是要回到芒果街上的小屋,尽管那里有不喜欢的房子,不够美好的记忆。似乎也表达了对成长类似的观点。

这两本书中总是会提到暗喻,隐喻,在我看来,暗喻隐喻就像一种力量鼓动人们去与生命纠缠在一起,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内心变得强大而通透,获得想法,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只不过走上这条路时,该得到的已然得到,该失去的也不再拥有。

每个人的一生都在不断地斗争着,但是更多时候我们盲目前行,只是挥舞着拳头向前。生活里一件一件接连而来的好事坏事,而活着的意义就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书中有着各种道理,以合适的形式出现,潜移默化的教育人,传播价值观。不用一句话表达全部,而是以情景让人接受。例如星野除怪时的想法,以横扫一切的偏见斩草除根。星野除掉的想进入的家伙是什么?入口时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心病开始的载体?如果说星野中田与田村卡夫卡是本我自我和超我。那么最后中田的一部分传承给星野,而星野与田村正好重叠成一个完整的人。这个过程就像我们小时候会觉得自己是完整的,但是越长大就好像丢弃了什么,不断地找回,找回了才能够过得幸福一般。

作为一个人,究竟怎样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书中少女说要融入。于是最终卡夫卡回到了东京,准备去过正常的生活,大岛对他说,觉得他成长了。一开始离家出走的卡夫卡,抛弃了伦理与世界的关系,图书馆是记忆,是逃出家的世界。他去了森林,进入了一个入口。就像是书中一直提到的一直存在的另一个故事开始的地方,从那个地方开始了中田君的生活,像一个必然遇见的身份。入口石的世界就变得像真实存在,原本没有的东西,因为人的执念或希求而出现。生活中,每个人都有想逃走的时候,可常常是一旦逃出就失去了方向,使得瞬间拥有的自由有了一点悲怆的意味。但是,安适的地方很美好就长久的呆下去吗?还是必须找到自己,然后再去回归,最终书中是暗示了这样一种态度。

作者用清晰的语言表达她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虽然故事似乎发生在日本,但是除了家的一切地点形同虚构,只是为了明确方向。他在世界的尽头,逃到了尽头,找到了一条路可以通向外面。但是却发现实际上是不该去,也没有地方可去。最终听从了劝告而返回。这不单是一个少年的故事,更是世界上千千万万少年的故事。在书中,我们并不孤单。

从题材的角度,离家出走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题,我们这一生都在不断的逃离。而逃离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我”的最终改变。在形式上,《海边的卡夫卡》讲了两个故事,两个故事有联系有区别,第一个故事是第二个故事的后续。两个故事并行的书还有马修史坎顿的《隐字书》,不过当时将两个故事完全分开来看,并没有看出联系。《云图》也是一样,他讲了六个故事,但是肯定要有线索。

简单地看他在讲故事,其实他是在讲生活中的小事,普通的人,普通的生活中神秘的命运。逃离的时候渴望长度,逃离后才觉得宽度要比长度重要,更有意义。如果田村出走后不曾回去,留在那里。也许就成为个异乡人,失去了自己,自己都失去了,又如何获得自由。

原文链接:书评: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赶牛的书生 » 书评: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