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奋识遍天下字,
立志读尽人间书。

《边城》书评 | 从前有座城,温情如画

《边城》书评 | 从前有座城,温情如画

作者/简箪

校对/林生

编辑/咘咘

第一次读沈从文的文字时,惊喜于他的干净,如同晋代的渔翁踏足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源,只得瞠目,只得赞叹,只得短暂停留又忍不住为外人道。

书中无论是湘西山城的风物,还是人与人之间静默纯诚的爱,都显得清沁悠扬,使人愿意相信,这才是人性本来的面目。

如同先生所说:我要表现的是一种人生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于人性的人生形式”。

一开篇,一幅优美安谧的白描画卷就呈现在眼前:一条官道,一座山城,一条小溪,一座白塔。塔下有什么呢?是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中有谁?只有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和一只黄狗。

这不禁让我想起数百年前的“小桥流水人家”,诗意从不拘囿于一种固定的体裁与模式,尽管时逝境迁,依是风物如昨,马致远与沈从文展现的诗意是可以相通的。

除了风土美,作者也很擅在人情美上作诗意的表达。

比如外公为公家开渡,从不收取过路人的钱财的倔强,便显出衣冠简朴的古时风气;

写到船总仗义疏财,下水救人的爽利气概,又让人联想到盛唐长安,那一种仗剑任侠的豪情;

便是做身体生意的妓子,也有真挚痴迷的情感存在,一点儿也不让人想到下流可耻上面去……

至于描绘到全书之魂——翠翠的肖像,作者写得最妙:

翠翠在风中里长养着,故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天绿水,故眸子清明如水晶,为人又天真活泼,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

这样天然自在的女孩子,难怪大老天佑会对她动心,赞她长成个观音样子。

可在翠翠心里,装着的却是“岳云二老”。这一对少年男女初见的情景,不似“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反而起于一场误会。翠翠曲解了二老的好意,从不骂人的她板起脸来骂了人家,后来得知误解,自己又把脸羞个通红。

几年后再见,长成大小伙子的傩送变了样子,在翠翠眼里倒有些“像一个熟人,又不知在什么地方见过面”了。

少女懵懂的心事,在青山渌水间潜滋暗长。这一边,外公猜度着她的心思,不辞辛劳地为她多方奔走;另一边,两兄弟也为了谁能得到翠翠进行一场君子之争。

这大抵就是作者所说的,既优美健康,又不悖于人情的人生形式吧,两个心胸坦荡的大好男儿,没有娇情的退让,也没有流血的冲突,只有用真心化成的歌曲,为心爱的女子吟唱。

谁能得到回应,谁就得到爱情。

在这个南方小城里,每一个人的爱都纯诚美好,外公对翠翠的关忧如此,大老的默然离去如此,二老对大老的寻找如此,翠翠对二老的漫长等待也如此。

与任何物质和喧嚣无关的情感,如一池春水涤净久已蒙尘的心灵,使人恨不能乘舟散发,漂荡在那山水清澈,人情温暖的世外桃源,寄此余生。

汪曾祺先生曾评价:《边城》是沈从文盛年的文字,每一句都“鼓立”饱满,充满水分,酸甜合度,像一篮新摘的烟台玛瑙樱桃。

冯唐则说:沈从文只念过小学,在汉语上做出的贡献,却比所有念过中文博士的人加起来还要多。

要我说,先生所营造的边城风光,是继陶渊明之后,又一供国人灵魂休憩的桃源梦境。那纯美的文字与人情,大概,只与我们相距一个转身的距离。

原文链接:书评 | 从前有座城,温情如画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赶牛的书生 » 《边城》书评 | 从前有座城,温情如画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