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奋识遍天下字,
立志读尽人间书。

散文:葡萄青小

阳历五月的末端,许多果子挂上了枝头。桃子开始红了,麦子已经收割了。葡萄在这样的小日月里,悄悄地露出了自己的果实。

五月中旬,去走山路,路过一家小户人家。那是一栋红砖房屋,在城市里像这样的房子已经不多见了。因为在半山坡的老厂区,也因此它一直保存着。这样的老房子,是很容易带给人们怀旧的情愫,在红砖平房的门前,搭起的葡萄架,让经过这里的人,好像时光倒流,回到了多年以前的夏天。

葡萄树的叶子在阳光里,绿得让人心醉,葡萄架下露出的一串串葡萄,碧绿幼小。我在葡萄树下,对着刚长出的一串葡萄呆呆地望着,内心不是渴望占有,而是宁静安详地欣赏。脑海中就出现了,葡萄架下话七夕的构图。

散文:葡萄青小

昨日,与几个老友聚在乡下的农户。农户的院子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葡萄架,我们把木桌摆在葡萄架下,说着话。种植了多年的葡萄树,在夏日里把自己的藤蔓悠闲地铺散开来。一片一片的叶子,就在微风中轻轻摆动。

我们在葡萄树下,说着很多话题,关于生活,关于工作,关于去远方。去印尼度假刚回来的大姐,带回的咖啡,把时间煮出了浓香。葡萄架下的咖啡香,与咖啡屋里的不同,咖啡屋在特定的环境氛围里,人为的制造出浪漫的气息。而葡萄架下的咖啡,更有了田园与诗心的结合。咖啡里有青葡萄的影子。

随着夏季的深入,现在看见的葡萄已经比中旬时看见的葡萄大了一些。前些日子看生出的葡萄,只有纽扣那么大。而到了五月末,就有了品相,已经有指甲盖大小了。一串串的葡萄,被叶片掩映着,青翠欲滴。

散文:葡萄青小

“绿叶繁枝茎节长,浓荫靓影掩西厢。抚琴端坐长廊下,一架葡萄满园香。”我们在葡萄树下,商量着去一处偏僻的道观听古琴,说话之间,就好像身边已经坐着弹琴的人,一袭长衫,两手轻抚,琴音流出。

父亲原来居住的房子里,栽种了一盆葡萄树。那是我们一次偶然路过葡萄园,在路边捡了老乡修枝留下的一只藤条,被父亲带回了家,栽在了阳台上的花盆里。到了第二年就长出了绿油油的叶子,后来还结过葡萄。父亲搬家,葡萄树因为攀附在阳台的钢丝网上,就没有带走,把它留在了老房子里,父亲偶尔会去给它们浇水。

农户的葡萄树下,我们过着粗茶淡饭的日月。人间清福,大抵如此,倒也甘愿这样消磨着。倘若铺开研磨,再写一段素雅丹青,听着葡萄们的窃窃私语,身边的老友早就成了亲人。恍惚中,不知身在何处,不远的都市繁华,逐渐远离。布衣人家的乐趣,就在这一架葡萄树下。霎时间,身心俱静。

葡萄青小,与日月相要好。

微信公众平台:香袭书卷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赶牛的书生 » 散文:葡萄青小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