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奋识遍天下字,
立志读尽人间书。

连续三次成功的实验,解决了我的焦虑

连续三次成功的实验,解决了我的焦虑

人类的大脑天生就有一种尽快作出决定,以此消除怀疑的倾向。

这和人类进化的自然选择有关,进化在漫长的岁月中促使人类倾向于尽快清除怀疑。作为类人猿的出现,一只受到进攻者的威胁来说,花很长时间去决定该怎么做肯定是一件不妙的事情。马上做出应激策略,避免怀疑倾向与远祖的历史是很相符的。

一旦,对于不可知的东西产生怀疑倾向,很容易产生焦虑。而对待可知对象,一旦变得可控就会信心大增,产生所谓的正向循环。

有史以来,人类通过尽快作出决定来消除怀疑的倾向十分明显,所以法官和陪审团必须采用抵制这种倾向的行为。他们不能立刻作出判决,而是必须经过慎重的考虑。

一般而言这种怀疑倾向的产生有两个因素:通常是困惑和压力。困惑存在不可知,压力存在不确定性。

连续三次成功的实验,为什么就解决了我的焦虑呢?自然是困惑和压力都消失了。

为了节省运算空间,人类的大脑会不愿意作出改变。这是一种避免怀疑倾向,避免产生不确定性和焦虑的形式。

而好习惯和坏习惯的产生,改掉一个好习惯和改掉一个坏习惯一样难,但是我们可以利用这种焦虑的产生,让大脑改掉坏习惯,给他不确定性和压力,让其作出应激反应。

但是作为人类本能倾向,不确定性和压力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只有在被其他人施加压力的时候,才会产生一个可视化的目标,和工作困难一样,当你被领导追着要结果的时候,就算自己没有把握的东西,还是愿意拿出来。

连续三次成功的实验,解决了我的焦虑

好习惯和坏习惯一样可怕,它都很容易,让我们站在自己固有的思维里跳不出来,那我们还是习惯为自己解决压力和焦虑沾沾自喜。可是这样说,我们有什么好高兴的呢?

在狄更斯的《圣诞欢歌》中,可怜的雅各布·马里的鬼魂说:“我戴着我在生活中锻造的锁链。”他说的锁链就是那些起初轻微得难以察觉,在察觉之后又牢固得无法打破的习惯。

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避免本能倾向的存在,防止一种习惯的养成要比改变它容易得多。这和富兰克林在《穷理查年鉴》中说的这句话如出一辙。预防这种思维的形成,比治疗来的有效得多。

“一盎司的预防比一磅的治疗更值钱。”

这里说的习惯,无论是坏习惯还是好习惯。

其实,在某种条件下,坏习惯也有可能变成好习惯。

正确的教育应该是一个提高认知能力的漫长过程,以便我们变得足够有智慧,能够摧毁那些因拒绝改变倾向而被保留的错误想法。

正如在在我们所有的行为过程,一旦习惯成自然,某一天,被告知如何能够更好的时候,我们却难以接受,并不是因为更好的方式太过复杂,而是因为它与旧的习惯不一致。

正如你融入一个新集体的时候,集体刚开始的排斥,在最后接受的过程,都意味着行为习惯的改变和一种同化的开始,这是一个熵减趋向问题的系统。

连续三次成功的实验,解决了我的焦虑

《穷查理宝典》也指出:避免不一致性倾向造成了“维持现状倾向”,给合理的教育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它也带来了许多好处。避免不一致性倾向导致教师不太可能把自己不相信的知识教给学生。

所以临床医学教育要求学生必须遵守“先看,后做,再教”的原则,只有自己看过和做过的,才能教给别人。

当然,教育过程有能力影响教师认知,这未必总是对社会有益。当这种能力流入政见传播和邪教教义传播时,通常会给社会造成糟糕的影响。

例如,当年轻的学生被灌输了值得怀疑的政治理念,然后热诚地将这些理念推销给我们其他人时,现代教育就会给社会造成很大的破坏。

这种推销很少能使其他人信服。但是学生会把他们所推销的东西变成他们自己的思维习惯,从而受到了永久的伤害。我认为那些有这种风气的教育机构是很不负责任的。在一个人心智尚未完全成熟之前,不能给他的头脑套上一些锁链,这是很重要的。

连续三次成功的实验,解决了我的焦虑

所以,不要妄图改变一个人的行为模式,我们能做的只有建议,建议,建议。永远都只是一个自认为适合自己的建议,根本不知道适不适合其他人。

✎✎✎

那么,如何避免这种焦虑?那就是接受它,接受事物的不可知和不确定性。

有时候我们任务没完成,做错事,为什么焦虑?怕被领导责骂,怕耽误其他人的工作,被人催着的压力,这些都曾经发生过。因为我们的行为习惯,结果被否定。

可是那又如何,摧毁那些因拒绝改变倾向而被保留的错误想法。

正面接受,比这些焦虑和怀疑倾向都有意义得多。当你开始接受的时候,你的思想就不会永远停留在还没有发生的事实上的幻想中。

微信公众号:  C度成长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赶牛的书生 » 连续三次成功的实验,解决了我的焦虑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